修复要闻

首页修复要闻 >  正文

陈吉宁领导环保工作这两年

来源:中国环境修复网 点击:   2017-05-31 09:39:18

导读:新华社北京5月27日电 北京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九次会议5月27日决定,接受蔡奇辞去北京市市长职务的请求,任命陈吉宁为北京市副市...

新华社北京5月27日电   北京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九次会议5月27日决定,接受蔡奇辞去北京市市长职务的请求,任命陈吉宁为北京市副市长、代理市长。蔡奇就中共北京市委向市人大常委会提出推荐陈吉宁同志任北京市副市长、代理市长的意见作说明时说,陈吉宁同志政治立场坚定,视野开阔,改革创新意识强,敢于担当,敢于碰硬,抓工作力度大。担任环保部部长以来,针对我国现阶段面临的复杂环境问题,正确把握和处理环境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关系,深化环保领域体制机制改革,坚持以改善环境质量为核心,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为重点,大力推进环保督查问责,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


环保部长陈吉宁这两年:

环保守法态势渐形成,红顶环评全摘帽

澎湃新闻绿政公署 | 记者郑嘉宁


两年前,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被任命为环保部党组书记,随后又被任命为环保部部长。

在象牙塔里呆了30多年后,这是陈吉宁第一次入仕,专家型、学者型部长给中国环保事业带来诸多期待。

乘“史上最严”新《环保法》生效实施的东风,在他执掌环保部的这两年中,陈吉宁打出了一套组合拳:“查(企)督(政)并举、以督政为主”,掀起环评风暴勒令红顶环评机构全部“摘帽”,力推环境治理的基础性制度——排污许可证……

舆论评价称,陈吉宁扭转了以往环保部门给人们留下的地位尴尬、弱势的形象,如今环保部门变得“腰杆硬了”。

“以前省里要开展相关工作,环保厅为了体现自己的地位,想方设法要在部署文件中加一句‘积极参与’,现在不同了,省里很多工作环保厅不仅要积极参与,还要牵头出主意、研究政策。”东北某省环保厅一位官员表示。

两年之后:“环境守法的态势正在逐步形成”

与被誉为“史上最严环保法”的新环保法生效实施前后脚,陈吉宁履新环保部。

上任48小时后,陈吉宁就在一次座谈会上表示,“我们过去环保不守法是常态,现在要把这个反过来,让守法成为常态,”他说,“不论是企业还是政府,都要守法,这是底线的要求。如果连守法都做不到,我们何谈环境保护呢?”

随后,环保部开始约谈治污不力的地方主官,频度之高令人讶异。

2015年,环保部对33个市(区)开展了综合督察,公开约谈了15个市级政府主要负责人。环保部还督促各省(区、市)对30%以上的地市级政府进行了环保督察,对31个市进行了约谈、20个市(县)实施了区域限批、176个问题挂牌督办。

根据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驻会副主任吕忠梅的统计,2015年环保部很忙,“平均每21天约谈一个城市,在网上甚至流传一句话‘部长喊你谈话’。”

约谈压力下,是各个城市的争先恐后。山东担心快被河北赶上,郑州到石家庄去取“治霾”经,空气质量屡屡全国垫底的保定,2015年12月实施了为期一个月的严于重污染天气一级红色预警的空气质量超常冲刺保障措施。

2016年,按照中办、国办《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要求,环保部牵头落实了中央环保督察行动,覆盖全国16个省份,受理群众举报3.3万余件,立案处罚8500余件、罚款4.4亿多元,立案侦查800余件、拘留720人,约谈6307人,问责6454人。

在中央环保督察的带动下,各省级环保部门对205个市(区、县)政府开展了综合督查,对环境问题突出的33个市县政府进行公开约谈,对工作任务不落实、问题突出的5个市县实施了区域环评限批。

吕忠梅表示,过去环保部门在环境治理过程中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而新《环保法》实施后,环保部门更多是做好“裁判员”的角色。“大环境变了,新《环保法》赋予环保部新的职能定位,赋予它更多监管的权利。”

在督政的同时,对企业的严管重处也同步进行。

新环保法提出了对企业“按日计罚、查封扣押、停产限产”等更具强制力和威慑性的处罚手段。

2015年,全国实施按日连续处罚715件,罚款数额5.69亿元,查封扣押4191件;2016年,按日连续处罚1017件,查封扣押9976件,停产限产5673件,分别比2015年增长138%、83%和42%。

“总的看,环境守法的态势正在逐步形成。”在2017年3月9日的记者会上,陈吉宁如是说。

兑现承诺:358家“红顶”环评机构全部“摘帽”

“我们决不允许‘卡着审批吃环保、戴着红顶赚黑钱’”。

2015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的记者会上,被问及巡视组点名环评领域存在的种种问题时,陈吉宁这样表态。

也是在这次记者会上,陈吉宁公开承诺:环保部所属事业单位的8个环评机构,率先全部从环保部脱离,其他地方的分批、分期也要全部脱离,逾期不脱离的,一律取消环评资质。

作为环境保护源头预防最重要的管理制度,环评担负着保障国家环境安全、维护公众环境权益的重大责任。

当月,环保部党组会议就通过了《全国环保系统环评机构脱钩工作方案》,进一步明确了“红顶”环评机构脱钩时间表:部属8家环评机构于2015年底前要率先脱钩,省级及以下环保系统环评机构,则分别在 2016年6月30 日、12月31日前要全部脱钩。

在责令“红顶”环评机构“摘帽”的同时,环保部还对存在问题的环评机构及其人员进行清理和通报:

2015年10月,环保部决定对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等6家环评文件编制质量较差的机构予以限期整改;对存在挂靠行为的吴冬梅等16名环评工程师给予通报批评,记入环评诚信信息系统。

2015年11月27日,环保部又公开批评15个项目的建设单位和编制环境影响报告书的环评单位弄虚作假。15个项目环评报告书公众参与中的“公众”,要么无法取得联系,要么回应说未填过调查表。环保部斥责,这些项目环评公众参与实际上是在走形式。

治标的同时,治本的制度建设也紧紧跟上。

2015年11月1日,环保部修订后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资质管理办法》正式实施,“从制度设计上彻底解决‘红顶中介’问题”。

比如,不再将环评机构评价范围等级与环保部门审批级别挂钩,明确规定负责审批或核准环评文件的主管部门及其所属单位出资设立的企业、从事技术评估的企业,均不得申请环评资质。

新管理办法还建立了从国家到地方的四级诚信档案数据库,对环评机构和从业人员违法违规行为及时进行记录,并向社会公布。

标本兼治措施下,红顶环评机构脱钩迅速推进、如期完成:2015年年底,环保部直属的8家环评机构率先完成了脱钩,到去年底,所有地方环保部门350家环评机构分两批已经全部完成了脱钩任务。其中176家取消或者注销了资质,174家由原环评机构职工自然人出资设立环评公司或者整体划至国有资产管理部门。

“这意味着从今年开始,不论是人还是资产,没有一家环评机构跟环保部有任何关系,我们把这件事情切割得干干净净。”陈吉宁说。

基础性制度变革:把环评要求都落实在排污许可证上

排污许可证制度,是陈吉宁上任后力推的又一重大举措,也被环保系统内人士评价为中国环境治理的基础性制度的重大变革。

2016年11月21日,国务院发布《控制污染物排放许可制实施方案》,进一步落实中央关于改革环境治理基础制度的部署,对污染物的排放者和管理者提出了新的要求。

而事实上,在这之前,陈吉宁已在多个场合透露了这一改革的信号。

2015年的国合会年会上,陈吉宁表达了许可制改革的最终目标:以排污许可制度为核心,整合各项环境管理制度,建立统一的环境管理平台,实现排污企业在建设、生产、关闭等生命周期不同阶段的全过程管理;实行一企一证;实行“一证式管理”;明晰各方责任,强化监管,落实企业的诚信责任和守法主体责任,推动企业从被动治理转向主动防范。

这之后,排污许可制改革成为了环保部低调推行的重要任务之一。2016年1月11日,环保部成立了排污许可证实施领导小组,并设置了综合组、大气组和水组3个工作组,开始部署地方试点工作,目前,海南省已经拿到了环保部批复的排污许可证试点工作方案,开始深耕这块改革的试验田。

在2016年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上,陈吉宁又发出信号:“所有固定污染源的企业排污许可制工作,先选择污染物排放量较大、管理基础较好的行业和地区开展试点,到2020年实现许可证发放覆盖所有固定污染源。”

陈吉宁强调,固定污染源的企业排污许可制,要整合固定源环境管理的相关制度,实现一企一证、分类管理,强化证后监管与处罚,使这项制度成为固定点源环境管理的核心制度。

整合环境影响评价、“三同时”验收、主要污染物总量控制、排污申报、排污权交易等制度,将许可制度与前置审批、过程监管、违规处罚等相衔接,实现制度关联衔接、目标措施一体。

同时,陈吉宁还强调要落实企业主体责任,实行企业自主申请、举证、监测、公开的管理制度。建设国家污染源数据库,构建国家统管、四级联网、面向公众、社会公开的信息平台。

在2017年3月9日的发布会上,陈吉宁又表示,环评改革要与排污许可证制度衔接,把环评要求的每一项环保措施落实在排污许可证上,作为下一步企业投产运行的守法依据,也作为环保人员执法的依据。

“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工作,一方面简政放权,另一方面通过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切实发挥环评的预防作用。”

文章来源:中国环境修复网
分享到:
0
相关热词TAG:陈吉宁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