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要闻

首页修复要闻 >  正文

“美国国防部会议讨论到中国污染场地修复”的思考

来源:中国环境修复网 点击:   2017-12-20 11:34:07

12月上旬,美国国防部的一次污染场地修复会议上专门谈及了我国的土壤地下水修复问题。与会专家表示,中国将是全球污染场地修复的大市场,美国国防部以二三十年的修复经验和教训,能给中国一些什么建议呢?长期为美国国防部调查修复项目和技术研发提供技术支持的知名专家Hans Stroo博士说了一个词:geology。

AECOM副总裁蒋晓云博士解释到,这意味着要把调查和修复结合起来才更为有效。相比化学和生物等,水文地质更为复杂(图1),只有把其调查清楚,才能修复成功并且经济。同时,把调查和修复分开的结果基本上会造成调查单位和修复单位的互相指责。而且,土壤污染对人体健康接触路径的管控或者阻隔相对容易,但是地下水污染管控或治理就复杂得多,这也体现了水文地质的重要性。

根据美国国会所属的政府问责局2005年报告,美国国防部确认有近6000个场地需要修复地下水。过去的10年多已花费了200亿美元,其中空军、陆军、工兵、后勤和海军分别负责2500、800、500、16和2000+个场地。美国国家研究委员会2013年报告显示,美国国防部已经投资超过300亿美元用于场地修复。由此可见,美国国防部为何对geology有如此深刻的认识。加上顽固的地下氯化溶剂DNAPLs,毫无疑问Hans Stroo博士所言是大量时间、人力、物力和财力换来的经验教训凝结而成。

这次会议中看似一般性的讨论,却也或多或少反映出我国土壤地下水污染防治中的一些深层次问题。

美国同行为什么这么关注我国土壤地下水修复呢?仔细想来,主要有两个被广泛翻译成英文的数据:上一次土壤污染调查的“点位超标率”和美国高盛公司发布研究报告引用自我国国内的“从2014年至2020年,国内土壤修复市场规模可达6856亿元。”现在看来,可以把千位上的6去掉了。自己都讲不清楚或者不相信的东西,反倒被别人信以为真。

我国过去和当前的大部分土壤修复项目都是开发驱动的,把污染土壤挖走并围堰把地下水抽走确实是最适合国情的方法,尽管费用相对高些,但是快速且不确定性小。由此,对场地水文地质重要性的认识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会同美国国防部有较大差异。

这里还不得不做另类反思。国内常有“欧美发达国家如何如何,所以……”,传到国外,欧美同行恍然大悟:干了这么多年才知道我们原来是这样的!我国发展和改革走到今天,可直接照搬的国外经验越来越少了。我国的环境污染问题是许多发达国家不曾面对的,因此,不能拿国外不存在的东西来证明我们可能正确的思路和方法,而要始终坚持“四个自信”。

同时,借鉴国外先进经验,必须符合国情,还要意识到有一些覆辙可以避免重蹈,而有一些事情是成长过程中必须面对和经历的。既然三个馒头才能吃饱,就不能只盯着第三个。

近年来,非开发类土壤修复项目关注地下水的不多,或者关注得不够。今年9月,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李广贺曾表示,我国地下水修复还缺乏标志性工程。

因此,今后国内会怎么看美国同行关于重视geology的建议,可能要等这一次土壤污染详查完成,也可能需要更久的时间。

风险管控已作为《土十条》和《土壤污染防治法》的重要原则被确立起来,不搞大治理和大修复,特别是针对尚无成熟经济修复技术的污染耕地。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土壤污染防治之路,就在十九大报告中那简练的11个字里“强化土壤污染管控和修复”。

文章来源:中国环境修复网
分享到:
0
相关热词TAG:美国国防部 中国 场地 

热点推荐